清晨時刻
這座山總是霧氣迷濛
半透明的煙狀絲帶在一根根綠竹間穿梭, 旋繞
抬頭不見天日, 只看見直挺的竹柵欄和竹葉編成的天然鳥籠
也許是妖怪強大的生命力多少感染了這片竹林使它們異常壯大
但不正常的生長現象造成附近的居民對這裡相當畏懼
甚至稱呼為竹鬼山




拖著銀白長髮, 男子俊美的臉蛋顯得有些難以接近
鎧甲與腰間配刀不時輕碰著, 發出細微的框啷聲響
山裡本已靜得詭異, 框啷聲卻非常清晰
這一靜一響配起來就成為陰森不尋常的靜謐

銀髮男子快步走著, 精神進入高度戒備的狀態
靈敏的聽覺告訴他有東西正以高速逼近


一團強大的妖氣從身後直撲過來


「要來了嗎?」煞時間男子迅速回身迎接這個來自白霧深處的"東西"
啪沙---!
"東西"衝出了竹林直往男子身上撞去

「殺生丸表哥~~~~~~!!」

發出這種歡娛至極近乎愚蠢的呼喚, 殺生丸確定這東西八成是個無害的冒失鬼
正想側身閃躲, 誰知這冒失鬼速度更快, 手一勾眼一眨
整個人就像抱樹幹一般掛在殺生丸身上了

他發出勝利的歡呼「表哥~超級久不見啦~!」
殺生丸面無表情, 細細的眉毛因為強忍而顫抖, 過好一會兒才免強擠出兩個字:

「......滾開。」

冒失鬼笑道:「討厭啦~表哥還是這麼見....」話還沒說罷, 一道利刃砍過來
逼的冒失鬼不得不趕緊跳下這顆脾氣不太好的"樹幹"

他拍拍身上的竹葉, 依然微笑道:

「唉, 真是懷念你這可愛的脾氣」

聽到他用如此愚蠢的字眼形容自己, 殺生丸不由得皺起眉頭, 卻也懶的再說什麼

「你要油三郎請我來, 目的是什麼快說吧」

冒失鬼聽了這番話臉一沉
眼中滿是悽愴, 久久不語

殺生丸見了他的樣子感覺不太對勁
怎麼這個冒失鬼方才還笑嘻嘻, 舉止輕浮
下一秒卻像失了魂似的

一直以來他跟這個表弟交集極少, 算算已經有幾百年不見了
只記得他生性冒失,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甚是還有些瘋狂傻癲
怎麼如今卻是這不尋常的樣子?
心裡固然有點奇怪, 但也不想開口詢問
就這樣任由他沉默下去



好一會兒, 冒失鬼開口了
語氣甚是艱難:

「你有....想要保護的東西嗎, 表哥?」

怎麼又是這個鬼問題?
殺生丸納悶著, 父親大人的背影, 那個人類女子十六夜, 一直引以為恥的弟弟

還有, 玲和邪見


....為什麼會想到他們?

殺生丸頓了頓, 回過神看著發問的他答道:
「那種無聊的東西, 你問做什麼?」

只見他眉頭深鎖, 一聲長嘆

「我必須去追回她, 那個我想保護的東西」

聲音雖然顫抖卻異常堅定
彷彿很久以前就下定決心
他抬起低下的臉, 懇求著殺生丸



「表哥, 就算幫我這個做弟弟的一個忙吧....!」

那不是一個正常的臉孔, 空洞彷彿填滿了高貴的軀殼
金瞳渙散著, 黯淡, 失神, 魂魄似乎也放棄了求援
即使衣著整齊, 銀白及肩的短髮仍然飄逸
看上去卻還是個近乎瘋狂, 令人望之怯步的怪物
即使一點風吹草動也足以讓他歇斯底里

「斬業丸, 你變了很多。」殺生丸淡淡地說道


「.....我早已不是我。」怪物側身撿起地上的竹葉, 緩緩道:「沒出息的妖怪斬業丸, 早就已經跟龍去了」語氣甚是悲涼


* * * * * *

直到斬業丸的身影消失在霧裡, 殺生丸才照著他描述的路線尋找那個"答應幫的忙"
為什麼會答應這麼荒謬的要求?他自問著
以前的他一定會馬上掉頭離開, 丟下這個軟弱愚蠢的表弟
但為什麼....他沒有?



遠處傳來拍皮球的聲響
一, 二, 三, 四.....女子的聲音數著
「就是她了吧」他疾步走向音源, 到了一片被竹子包圍的空地

白衣銀髮的少女出神地拍著皮球
突然間被陌生的強大妖氣驚醒, 瞧著這位跟父親有點神似的大妖怪道:

「這位公子...是否為我父親而來?」語氣雖然害怕, 談吐和表情卻十分冷靜。

殺生丸回道:「我為你而來, 跟我走罷」

少女愣了一會兒, 隨即會意
一把抓起身旁的黑色配刀

「你不懷疑?」殺生丸背對著她, 冷冷問

「父親要我在這等, 想必等的就是您了。」聲音聽起來冷靜不少


「快跟上吧, 雪妖姬」
她點點頭, 立即快步跟上
臨走前回望了一眼竹鬼山


荒山野嶺間, 霧仍然黏稠地無法散去


=竹鬼山/完=
創作者介紹

下雨天。

hankil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