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上。靛月 初卷【一】




已經是暮春時節了,春神帶來的櫻花也謝了,
地上彷彿還有晚開櫻樹落下的淡紅

留下的是一片綠意

天空繡著一朵朵白,鳥兒依然嘈哳






唯一不同的是,父親和母親

你們去了哪裡呢?





一位男孩佇立石碑前發愣,
陽光透過樹影變成一條條光纖映在深藍色的新衣服上
那是上好的絲質,從海的那一邊運過來的,價值連城
穿在身上果然是比粗布麻衣舒適多了
如果是以前,他應該會巴不得天天穿這種衣服吧?
但此時此刻,突然強烈想念起那些不透氣,穿起來扎身子,
卻是母親在昏暗的燭光下一針一線仔細縫製的衣服





”墨真少爺.”

......


”墨真少爺?”
他驚覺這就是在喚他,猛然回過頭
家臣油三郎正在後方樹稍上


”喔..是三郎大叔....抱歉,我還不太習慣”少爺”這個稱呼.”



油三郎外貌像隻禿鷹,實際上則不可考,
原本負責龍夫人的寢居
這次被發配為墨真的家臣,心裡老大不高興,
因為在一個月之前,墨真還只是個卑微的下人
如今卻要對他俾躬屈膝,稱他為主子,著實不甘願
聽到這番道歉,反倒有些痛快

”你會慢慢習慣的....走吧,我帶你去熟悉一下”
他故意將”您”改成”你”,”屬下”改成”我”,
拉平彼此地位,好達到一種報復的心態
縱使這樣不敬,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喔.”墨真淡淡地答道.



這宅院雖稱不上是豪華氣派,卻也算中上了,
畢竟老爺子跟已故的西國鬥牙王是妯娌關係,
上一代和上上代在妖怪界中還佔些地位,以致於家宅建造得有模有樣。
  
然而,傳到了老爺子這代,也許是鬥牙王的死連帶影響家族勢力,
白毛妖犬一族逐漸沒落,
而今只空留以前的房舍還可以令人想見那時的繁盛情景。
  
「這邊是老爺的寢室,旁邊則是書房,如果你要見老爺多半是在這間‧‧‧‧‧‧」油三郎滔滔不絕口氣卻頗敷衍地說著。
墨真兩眼凝視著前方不發一語,直到走近一道矮籬──那個父母曾告誡他絕不可跨越的『高牆』。
  
油三郎露出睥睨的表情,語帶嘲諷地說道:「這道籬笆另一邊是普通佣人的住所,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不用小的多做解釋吧,墨真『少爺』?」
  
他感覺得到這句話明顯是在諷刺自己,但也提不出什麼反駁,畢竟這是事實。
下人的身分一夕之間躍身為少爺,要不被忌妒是不可能的,
墨真很清楚,也做好會有『昔日摯友,今日仇人』的心理準備,
但登上少爺這個毫無期待的寶座幾天後,
仍覺得幾乎承受不住來自各方的攻擊。
他只想一個人清靜,沉浸在喪親之痛中,逃離這塊與他相斥的區域。
  
「三郎大叔,多謝你給我帶路,對於這宅院我大多了解了,你老人家先去休息吧!」
  
油三郎聽到這番話不禁有些心軟,心道:「墨真這孩兒還用以前的口氣跟我說話,看來他到是沒忘了我。」
但隨即提醒自己不可被一時的花言巧語打動了,扳起臉道:「那我走啦!」語氣甚是隨便,完全不像下人和主子的對話。
  
其實墨真不在意他們用多麼亂來的語氣跟他說話,
真正令他難過的是他們把父母親用死換來,
自己卻完全不想得到的地位說成是巴結奉承的獎賞,
每當他想到死去的雙親盡忠護主的結果竟是換來一堆臭名,
心中就有說不出的痛楚。
  
他盲目地在大院子裡晃著,絲毫沒注意到四周雅致的庭苑風景,
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溪畔,水流潺潺,似乎能平靜人心,
原本煩悶的情緒也慢慢被沖淡‧‧‧

「這裡真是不錯。」他心想著。
  
正當他獨自享受片刻安寧時,頭頂上傳來女孩的聲音:

「你是誰啊?」
  
墨真心頭一驚,抬頭猛望,柳樹上坐著一位銀髮女孩,
白布紮著兩束馬尾,耀眼的金瞳直瞪著他。



「我...」墨真傻了,一來是因事出突然,二來是瞧見女孩如雲中白鶴般空靈氣質而心生敬意。

那女孩眨了眨金瞳,似乎在等待樹下這位陌生客的答覆。



「啊!喔!小的叫...墨真。」他稱呼自己為「小的」自然是因昔日奴僕身分使然,
否則以他現在身分這莊園裡除了老爺和小姐,
人人見他都得稱己為卑,且論年紀他長小姐幾歲,
可算是哥哥,還能叫小姐一聲妹子,
只是從出生以來他便只知道自己是奴才,
對誰都得自稱「小的」,一時也改不了口。

誰知那女孩聽他稱卑,眉間微皺道:

「墨真,這兒不是你能隨便進來的地方,要是給梓婆發現就有你受的了,還不趕快回去。」

這言語雖是說教,語氣卻有些擔憂,彷彿害怕看到他被責罰似的。
墨真開始是有些心驚,畢竟以前當下人時確實有許多地方絕對禁止擅入,
當下便想聽話離開,腳才動個半步立即想不對,
那可是奴才時才有的規定,現下他不再是下人,
規定自然也沒了,哪還有什麼不該待的地方?
且這女孩看上去比自己小,憑什麼這般說教,
心中久積的怨氣猛然一竄,硬生生道:

「你要我回去我就回了?我偏不依。」

那女孩瞪大了金瞳,有些吃驚,過一會兒定神道:

「你竟敢這樣對我說話,好無禮。」

其實墨真性子算溫和的,一向不愛與人起爭執,
只是這幾天飽受喪親之痛及旁人冷眼對待暗中譏諷之苦,
心中早已不快至極,方才一怒之下把話說重了,
心下好生抱歉,趕緊道:

「姑娘對不住,我一時說錯話,望姑娘別放在心上。」

那女孩往旁看去,幽幽地說:「不過是個下人,還需本小姐放心上嗎?」
墨真一驚,立即明白眼前這位姑娘便是老爺膝下千金,
莊園中的大小姐,心想「之前便聽過小姐是個美人,
今親眼見證果真氣質出眾,清新淡雅,雖略帶稚氣,也看的出相貌標緻。」
又想「如今我成了少爺,算是她哥了,她把我認成下人,
八成是我動作猥瑣說話卑賤,錯不在她,現下本應將實情告訴她,
可怎麼卻說不出口...?」

正當雙方沉默之際,一聲悽愴的悲鳴劃破晚霞。
一團黑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河畔逼近,瞬間距離女孩不到兩步之差,眼看就要撞上。
墨真心一驚,縱身躍上樹頭,伸手欲阻擋,想不到那女孩輕輕推開他胳膊,
身子一轉巧妙閃過黑物,兩動作幾乎在轉瞬間完成,速度之快令人無法反應
等墨真回過神來只見黑物猛力撞進後方的泥地,嵌在土塊之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下雨天。

hankil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